卡布奇诺并不柔情

2019-08-13 06:41:48 围观 : 159

  所有的突然之前,都伴随着漫长的伏笔。两杯卡布奇诺,让我连着两个晚上失眠。

  在各类咖啡中,我一直专注雀巢。因为一开始就喝雀巢,已经适应了它醇厚的口味。后来,偶然遇见卡布奇诺,便为它浓郁的奶香所吸引。

  去年的冬天,在一个阳光尚好的午后,走进那家熟悉的咖啡店,照例要上一杯卡布奇诺。此次的拉花图案是一只蝴蝶,它仿佛要冲破一切阻拦而振翅高飞。

  失眠导致我的免疫力急剧下降,病毒趁机袭击了我。嗓子痛、发烧、咳嗽、满嘴起泡,十几天挣扎下来,就到了新年。

  卡布奇诺是一款意式咖啡。速溶的它和雀巢没什么两样,只是在色泽上比后者略淡一些,那是因为加入了大量牛奶的缘故。

  虽然一路艰辛,却仍然觉得未来可期,人间值得。因为这一切的一切,不过是卡布奇诺惹的祸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在那个美好的午后,我竟然有些贪杯了。为了那只蝴蝶,我又要了一个超大杯的卡布奇诺。结果,那夜我失眠了。

  我一向睡眠超好。曾经羡慕那些睡不着的人,认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,现在轮到自己睡不着,才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睡不着。

  但是,我并不属于正经喝咖啡的那类,因为我只喝速溶。也有咖啡机和上等咖啡豆,却没有自己动手磨咖啡的习惯。

  卡布奇诺非常适合拉花,各种高颜值图案令人赏心悦目。忍不住抿上一口,嘴角残留的奶沫仿佛向世人宣告自己的心满意足。

  那么卡布奇诺呢?喝卡布奇诺,就一定要去专业的咖啡店。现磨的卡布奇诺由咖色和乳白两种颜色组成。这两种颜色我都喜欢。尤其是乳白,既不像纯白那样扎眼,又比纯白多了一份柔情。

  我私下以为,雀巢是属于办公室的。将一条速溶雀巢撕开,倒入杯中,再去开水间接水,去的时候平淡无奇,回来时则香气四溢。剩下的就是一口一口地喝了。整个动作不拖泥带水,与办公节奏相得益彰。

  起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,竟然是《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》。随手翻开一页,上面赫然写着:拨慢老去的时钟,步行去天堂。蝴蝶已然开始变形,耳畔传来李克勤的《一生不变》。一切都是那般美好。

  原本以为卡布奇诺是温和的,却不曾想它竟如此凶猛。要是换作雀巢,我是万万不敢喝这么多的。人们往往警惕显现的危险,却难以避开暗处的陷阱。有一句话说得好,老实人的拳头才是最硬的。因为出其不意,所以才更具杀伤力。